竞彩开户 芙蓉楼 首页

岁月里的炉灶琐忆

2018-02-02 09:45

□ 于锡强

儿时镇江许多人家都烧大灶,石浮桥(现京口闸)附近有多家柴火行,沿河边有不少柴火堆供应居民作燃料,用车送柴草上门。那时我家的厨房就有大灶,想起它曾经给我带来几多温馨,冬天怕冷我就围着灶台取暖,再则看看烧的有什么好吃的,灶上有两口锅,通常一大一小,大锅做饭小锅炒菜。大锅烧出的饭特别香,锅烧开时蒸气氤氲,饭干汤了再加一把火,饭下面就会结一层锅巴,黄澄澄的锅巴大人小孩都爱吃,用锅巴泡饭不仅有股香味,还有帮助消化的作用呢。我喜欢坐在灶门口依偎在母亲的身旁看她烧锅,灶膛里芦柴、豆秸噼啪啪在燃烧, 看到里面上蹿下跳的火苗觉着心里暖洋洋的。感到既新鲜又好玩。扔进两个山芋放在灶膛的热灰里去焐,烤熟了用火钳搛出来既香又甜可好吃啦。但锅膛里面的草灰要经常扒清, “人要实,火要空”,锅膛里要通风火才会旺。

灶台的两眼锅中间安有一个烧水的汤罐,大灶有烟囱,汤罐利用从烟筒出气的余热把水烧热,用它刷锅洗碗很方便。灶头上还有供灶王爷的神龛,到了腊月二十三家家煮红豆糯米饭送灶,期盼灶老爷能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灶台是用板砖砌的再用石灰抹得雪白,给人以干净清爽的感觉。灶台边会放一口水缸,一是为用水方便(厨房没装自来水);二是老辈人告诫说:要穷灶口,富水缸,防患于未然。你若是到绍兴的鲁迅故居去参观,就会在厨房里瞧见它的模样。也有人家在院子里烧缸锅腔或歪嘴炉子,这两个是烧硬柴的,由于没有烟囱外加烧柴时烟向外乱冒,熏得到处都是黑乎乎的,有时风向不对烟熏火燎,做顿饭搞成了三花脸。

我长大后因家中住房紧张就拆掉大灶改建成我的卧室,家里开始用煤球炉子,虽然我国使用煤做燃料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但对于镇江的百姓家庭来说,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普遍推广烧煤。早先使用的那种炉子矮小,烧的煤球是扁椭球形的有鸡蛋大小。到上世纪50年代末又开始推广用经济炉, 烧的是有12个眼孔的煤饼(北方人称为蜂窝煤),因燃烧充分很快得到普及。在计划经济时代蜂窝煤是要凭煤炭证供应的, 人口少的住家户每月80个,平均每天还不到3个, 人口多的每月100-120个,稍微大意就不够烧,烧煤球炉麻烦的事可多着哩。首先是生炉子,清早打开门窗,呼吸到的不是新鲜空气而是扑面而来呛鼻的煤烟味,家家户户都在门前或天井、院子里生炉子,煤烟四处乱窜,沿街的住户就在马路边上生炉子,弄得浓烟滚滚,碰上阴雨潮湿天那就更遭罪了,到处烟雾弥漫, 空气质量很差。雪上加霜的是有人在巷边生煤炉,才点燃的柴火压着煤饼,青烟怒放,让过路行人掩鼻快跑。真是名副其实的“烟火人生”。再说生炉子也有一定的技巧,平常得储备些劈柴、晒干的毛豆壳还有废纸盒等做引火材料,否则到时准会手忙脚乱,不谙家务事的年轻人常常扇子扇得手发酸也未必能生着炉子。烧煤球炉就更见家庭主妇的功力了,能干的主妇应付自如,下班后开炉子先烧水再煮饭然后炒菜烧汤,一环扣一环顺序不得搞乱,晚饭后或炖汤煨肉或烧水洗脸洗脚,安排得井井有条。生两炉子在家里也能办酒,一点不耽搁开席,煎炸熘炒轮番上菜,大伙儿吃得也很满意。连炉门留多大的缝也有讲究,留大了煤球烧过了会接不上火,留小了火上不来耽误烧饭,不是吃夹生饭就是烧不熟菜,如闷熄了火麻烦就更大,有的人家就常因煤球炉的火上不来而影响开饭耽搁上班、上学抱怨吵嘴引发家庭矛盾。另一桩麻烦事就是买煤球,被视为家务劳动中的重体力活,一般家庭没有箩筐篓子只得用大菜篮去拎,菜篮最多盛40个煤球,100多个煤球要分两三次才能拎回家,不仅十分费力也很不方便,直到我进厂后用废旧钢筋做了两个煤球篓子挂在自行车上买煤球才稍感方便。

煤油炉从前就有,但后来不知何故销声匿迹了,大概与煤油供不应求有关,到上世纪70年代又流行起来,但在商店里很难买到,许多人都是寻找材料自己做的, 煤油炉应急炒个菜或烧个夜宵倒是挺方便的。下乡的知青柴草不够烧,煤油炉便成了神器,可解燃眉之急。但它的弊端也显而易见,首先煤油要凭票供应,每月才一斤,使用受到限制;其次是煤油要三角多分钱一斤且不耐烧,成本偏高,不适合家庭日常使用只可偶尔为之,还有就是自制的安全性堪忧,有时火会蹿到油箱里烧起来挺吓人的。

上世纪90年代初镇江有些单位为解除职工的后顾之忧,通过协作关系搞到液化气供应职工,员工都拍手叫好,称赞领导为职工解决后顾之忧办了一件大好事。但因气源紧张每月只能供应一瓶,员工还是挺满意的。煤球店及市场上也有瓶装液化气出售但价格偏高。不少家庭将煤球炉和液化气灶搭配使用,煤球炉烧水烧饭、炖汤煨肉;液化气灶则炒菜、热菜,这样做饭的速度加快了许多。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驶入了快车道,奏响了城市蝶变的序曲,上世纪90年代末镇江的商品房像雨后春笋般地成片出现,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纷纷搬进新居,用上了管道煤气,并且迅速得到普及,随后用的是天然气,不仅火力旺且清洁环保,与此同时电磁炉、微波炉、电饭煲、电水壶等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如今做饭烧菜非常方便快捷,再也不用为做饭费心劳神了。

责任编辑:阿君

竞彩开户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